柠溪.

没有多少朋友,最近沉迷松,身为女生却喜欢看龙珠的一只溪,想扩列,求同好
( •̥́ ˍ •̀ू )

【不明白】电波男设定 二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电波男有私设

       允星河趴在办公桌上出神,窗外的天空有些阴沉,允星河瞄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快下班了啊....”他静静的想着,眼神不知何时瞄到了王瀚哲单独的办公室上,屋里的窗帘有些拉开,从允星河的角度可以看到一点屋内的样子,包括工作中的王瀚哲。允星河呆呆的从缝隙看着他,看着他伸了个懒腰,然后看了下手表,最后把目光转向了看着他的允星河,淡淡的笑了。两个人默默的注视着对方,允星河眨了眨眼睛,把头深深的埋到胳膊里,王瀚哲也回过神来,继续进行工作。
        下班了,允星河站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准备离开。天阴的更厉害了,在允星河踏出公司的大门时,他抬起头,看着阴沉的天,一滴雨滴到他的脸上,“要下雨了。”他默默的说,随后慢慢的朝家的方向走去,没走多久,雨便倾盆而至,行人们有的打起了伞,有的则快步走向家,而允星河只是静静的被雨水拍打,当他到家时已经是全身湿透了,他轻轻从玻璃罐里拿出一颗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随后拿出毯子直接裹住自己和湿透的衣服躺到沙发上调着电视的频道,他在不知不觉中在沙发上睡着了,再次醒来时,允星河裹紧了毯子,“冷....”他小声的说,允星河的头昏沉沉的,想站起来时却跌倒在了沙发上。允星河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吗……”
        “叮”的一声从手机里传来,刚刚冲了一个澡的王瀚哲走出浴室,一边擦拭头发一边拿起手机查看,是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请假」
王瀚哲看着那个号码,一个人的脸出现在脑海,他敲击键盘回了一条信息
『是允星河吗?』
「嗯」
       他看着简短的信息,朝号码打了过去,“喂。”熟悉又无力的声音传到王瀚哲耳边,“我是王瀚哲,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呢?”“名片...”“噢噢,你为什么要请假。”“淋雨了,身体动不了,要休息。”“家里…有人吗,有没有药。”“都没有。”“你家在哪里。”王瀚哲冲允星河问,他写下对方说的地址随后挂了掉了电话,王瀚哲穿好衣服,走出了家门。王瀚哲朝着允星河说的地址走去,经过药店时顺路买了些药品。
       “咚咚咚”的敲门声使允星河回过神,他艰难的扶墙站起身去开门,站在门口的正是王瀚哲,他有些迷糊的说了一声进来吧便向后倒去,王瀚哲及时扶住他后关上门,把允星河抱到沙发上,“你怎么....过来了。”允星河裹住毯子说,“担心你啊。”王瀚哲淡淡的说,伸出手摸向允星河的额头,“你发烧了,淋了雨回家没换衣服吧。”“嗯...”允星河回应着。王瀚哲接了一杯热水,拿了两片退烧药,递给允星河,“先把药喝了,然后去泡个澡换身衣服吧。”允星河乖乖喝完了药,在王瀚哲的搀扶下走进浴室。在他洗澡时,王瀚哲才坐到沙发上仔细观察允星河的家,他的家里有个大柜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糖罐,还有一些杂乱的信纸,虽说不太整齐,看起来却十分的温馨。
        允星河洗完澡就裹着毯子缩到沙发上,和王瀚哲开始闲聊,在王瀚哲滔滔不绝的说着时,他突然感觉一个重物压上肩膀,他一看,是允星河睡着了倒在他的肩膀上,王瀚哲看着睡着的允星河,轻轻摘下他的眼镜放到桌上,又摸了摸他的头发,小声的说:“晚安。”然后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留下一个吻。

军训时因为下小雨了而产生的一个脑洞(。・ө・。)
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写了文笔有些生了,文笔不好望原谅´_>`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