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溪.

没有多少朋友,最近沉迷松,身为女生却喜欢看龙珠的一只溪,想扩列,求同好
( •̥́ ˍ •̀ू )

「不明白」BOY允 电波男设定

*OOC预警
*电波男设定,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注意

       夜深了,繁华的城市也安静下来了。王瀚哲陪一个客户吃完饭谈完生意后决定走路回家,路灯亮着,只有蟋蟀的声音不时在路边的小草丛里响起。王瀚哲拿着西装的外套在路上走着,只见不远处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路边,王瀚哲走近了发现是允星河。允星河的怀里抱着一罐东西,安静的坐在路边,抬头看着从树叶缝隙中露出的一小部分天空。王瀚哲走到允星河的旁边坐下,转过头看着发呆的允星河,“你在干嘛。”王瀚哲问了一声。允星河回过神来,低下头看着一旁的王瀚哲,“没有。”允星河淡淡的回应。“你怀里抱的是什么?”“糖果。”
        允星河露出怀中一玻璃罐的糖果,伸手拿出两颗糖,剥开一颗放进嘴里后把另一颗糖递到王瀚哲面前,说道:“你要吃吗。”王瀚哲接过糖,放到口袋里,“我一会儿吃。”王瀚哲看着允星河,“你好像叫允星河是吗。”“嗯。”“工作还顺利吗?”“还可以。”允星河低下头看着路面,又拿出一颗糖吃。“为什么你要坐在路边吃糖而不回家呢。”“只是因为我想而已。”允星河说完拿起糖纸放在路灯的光下看。“早点回家哦,我回去了。”王瀚哲站起身准备回家时,一如往日揉了揉允星河的头发,允星河坐在路边,手指触碰着王瀚哲坐着的位置,淡淡的温度传到指尖,允星河收回了手,慢慢抱着糖罐站起身,看了看王瀚哲走向的地方,随后朝自己家走去。
        回到家,允星河怀中罐子里的糖只剩下一半了,他把糖罐放到柜子上后走进浴室,放好水后,允星河坐进允星河,让水覆盖到他的脖子处,他摘下眼镜,把头埋到水里,让热水淹没他整个身体,过了一会儿,允星河抬起头,手指指着心脏处喃喃道:“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第二天,允星河抱着一罐瑞士糖走进公司,他来的很早,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来,允星河走到位置上,把罐子放下,拿出一颗糖吃起来。“吃太多会长蛀牙的。”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允星河抬起头,是王瀚哲,“不会的。”允星河说着拿出一颗糖递出去,“要吃吗。”王瀚哲笑了一下,看着允星河手心里的糖,伸出手拿过来,“来的很早呢。”“在家呆着没意思。”“今天也要努力喔。”王瀚哲说完抚平允星河头上一根翘起来的头发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今天的工作允星河又提前完成了,他的办公桌在角落,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很奇怪,允星河时不时能听到“电波男”“怪人”等字眼,他从初中就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变化。允星河把自己缩在椅子上,头靠着膝盖,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过了一会儿,允星河转过头,看到王瀚哲正在与一个经理谈事情,嘴角挂着微笑,允星河愣了一会儿,拿出铅笔在纸上开始描绘,没过多长时间,允星河画完了,纸上画的是王瀚哲,允星河把纸轻轻折起来放进包里,拿出糖开始吃。
        另一边,王瀚哲坐在办公桌前,他伸了伸酸痛的胳膊,“终于把这个大客户解决了。”王瀚哲看着桌子上允星河给的糖,笑着剥开放进嘴里,“很甜呢...”王瀚哲站起身走到玻璃前轻轻拉开一点窗帘,看着发呆的允星河,笑意更深了。
        电波女(男):意指难以沟通,我行我素的女性,同样为日本男性对女性所使用之歧视用语.此类型的女性当她的兴致一来,做事可以轻松达到比预想还好的成果,但有时又会突然陷入郁郁寡欢的情境当中,常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也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真的有后续了哇´_>`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想到什么写什么◐▽◑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