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溪.

没有多少朋友,最近沉迷松,身为女生却喜欢看龙珠的一只溪,想扩列,求同好
( •̥́ ˍ •̀ू )

古风短篇

*里面是两篇
*OOC预警
*古风的小短篇

『痴傻否』
允家乃天下首富,却偏偏生了个痴傻儿子
十二岁生辰前,允星河是父母的掌中之宝
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样貌一点也不比女人差,连皇上也大为赞许。
生辰那晚烟火绚烂,几乎将天照的如白昼一般
他却满怀心事的坐在房中,十二年,无人懂他才貌双绝背后的心酸。
“为何事如此伤心,说与我听听可好。”王瀚哲坐在他身旁。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当我是个聆听者便可。”
“......”允星河含着哭腔将所有的不开心都说与他听,好似眼前的男子不是陌生人,而似旧相识一般。
后来他日日紧闭房门,下人每每路过时都能听到他开心的笑声。
府中上下皆不知缘由,母亲问他:“你在与何人谈笑?”
“我在跟瀚哲哥哥讲话呢。”他说着还指了指身旁。
母亲四处望了望,认定儿子中邪,请道士隐秘做法驱邪。
他从未与允星河说起家中来了道士,为的就是不让他担心。
父母见他仍是没有好转,不惜花重金请来多位道士共同做法。
他哭闹了几日,却在十三岁生辰那天安静的出奇。
还记得那晚,他与父母一起看着烟花绽放,“今年的烟花......凉了......”
口中黑血溢出,大夫医治无效,允家门前白布横庭......
【烟花美如昨昔,失你药石难医】

『痴情否』
允星河是王瀚哲的手下
爱他却不敢说。
在他眼里
允星河是最得他心的手下
故对他柔情似水
修长的手指捏起他的下巴
左右看了看
“怎么今日才发现,我有这么俊俏的人儿呢?”
他一瞬间的错愕
“主子...莫要拿我开玩笑了。”
狭长的凤眸凝着他
“跟了我这么一个主子,后悔吗?”
“不悔。”
允星河没作一丝犹豫道。
“愿你不是欺瞒于我。”
王瀚哲面带桃花地朝他笑着。
他以为王瀚哲是喜欢着自己的。
后来他奉命护送那个女人到他面前
肩上被人刺了一剑
但还是拼尽全力将那个女人完好无损地送到他面前
他望向那个女人的眼神如此温柔
如此怜惜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他。
他瞟了一眼允星河流着血的肩膀,“退下吧。”
“是。”允星河不再看他。
三日后,允星河看着喜结连理的他,潸然泪下。
【你眸色中的温柔,害我生死不顾】

我的LOF好像抽了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