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溪.

没有多少朋友,最近沉迷松,身为女生却喜欢看龙珠的一只溪,想扩列,求同好
( •̥́ ˍ •̀ू )

30粉点梗?

恭喜自己的博客30粉啦!!!

寻思着点个梗什么的

请在下方评论留下你想看的BOY允的梗,我会从中抽取一个到几个写出来(肉的话会尽力的

评论会带给我更多的灵感和动力,你们的意见会使我变得更好

柠溪儿在此衷心的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占TAG抱歉

『不明白』BOY允

*电波男设定,其中有些私设
*OOC有
*小学生文笔预警

        又是一个人忙到深夜,王瀚哲揉了揉太阳穴,不禁为自己的寿命捏了一把汗,“这样下去不会猝死吧。”他暗暗的想。王瀚哲站起身拿起杯子走出办公室,这时,王瀚哲的余光瞥见了缩在角落里的人影,便向那里走过去,像拎小鸡一样把对方从角落拎起来。“你怎么....”王瀚哲刚想生气,但看到对方的样貌便把话咽了下去,把对方轻轻放下来,“允星河?”看着眼前抱着糖罐,穿着宽大的黑色毛衣,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允星河,王瀚哲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在这里?”王瀚哲问。允星河把糖罐举起来,说:“忘记了,所以回来拿这个。”“就为了这个?”“嗯。”王瀚哲看着对方,领着允星河接了杯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又拿来凳子放到离自己很近的位置让允星河坐下。
        “听说你的工作完成的很好呢,你能看看这个项目吗?”王瀚哲说着指了指电脑上的一个项目说。允星河默默看了一小会儿,便拿过电脑,手指敲击键盘,没过多久,允星河便把电脑还给对方。王瀚哲看了一眼,惊喜的说:“这里我怎么没想到呢,你真的是很厉害啊。”允星河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一颗糖开始吃。王瀚哲笑着把手伸进允星河柔软的发丝里面揉起来,王瀚哲觉得今天过的真满足。
        第二天,允星河发现同事以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他没怎么注意,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允星河,从今天起,你的工作位置就在那里面。”允星河顺着经理指的地方看去——啊,是王瀚哲的办公室。允星河只是收拾了一些东西,便走到了王瀚哲的办公室里面,同事异样的目光一点也没有注意。“以后你就在我旁边工作了。”王瀚哲温和的说,“你可以帮到我呢。”“嗯。”允星河淡淡说了一句,坐了下去。从上午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人都走光的时候,允星河除了帮王瀚哲处理完几个项目后什么事也没有,便趴在了桌子上眯缝着眼睛发呆,王瀚哲注意到允星河,把便伸手揉了揉允星河的头发。
       “为什么...要摸我的头呢?”允星河冷不丁的问道。“因为我喜欢。”王瀚哲说。“喜欢?什么?”“喜欢你啊。”王瀚哲笑着答到。“喜欢....”允星河抬起头,清澈的眸子看着王瀚哲,“喜欢是什么...”“喜欢?怎么说好呢,就是想跟对方待在一起,想要和对方牵手啊,接吻啊这样的吧。”王瀚哲思考了一下说。“接吻...”允星河的声音很小,王瀚哲问:“你说什么?”
       话音刚落下,王瀚哲感觉到一个柔软的东西覆上自己的嘴唇,“糖的味道,好甜。”这是王瀚哲的第一感觉,“接吻,就是这个吗?”允星河说。王瀚哲这才从刚刚的吻中过神来,看着允星河,嘴角勾起弧度,“接吻才不是这样呢,我来教你吧。”王瀚哲说完站起身,挑起允星河的下巴,伏下头吻上去。允星河坐在那里,缓慢的感受着。王瀚哲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对方的虎牙,“甜的。”王瀚哲想,舌头同时慢慢探入。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候,王瀚哲放开允星河时,看到允星河的耳尖泛着红色,说:“这才是接吻哦。”说完轻笑着。允星河呆呆的坐着,低下头,剥糖纸的手有些慌乱,他连忙把糖放入嘴里。嘴里轻轻嘟囔着:“什么啊....”
“什么?”王瀚哲问。
“没什么。”

吻是甜哒♡(*´∀`*)人(*´∀`*)♡
话说这次有点短小啊...望不介意
发现自己喜欢半夜更文(´・-・`)

“龙葵不如母后般坚强,龙葵不能没有王兄。”

“龙葵没有了王兄,在这世间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龙葵为了哥哥而殉剑,在剑中等待了千年,终于见到了他
但是,他已经不是心中只有向日葵的龙阳了,他是景天,他爱着的是雪见
龙葵再次殉剑,她清楚,景天不是龙阳,但是就是不愿承认
龙阳的心中满是向日葵,景天的心中却是百花

龙葵是我每次回顾剑三的时候最心疼,最喜欢的一个角色,龙葵殉剑两次,我哭了两次,这世间,除了龙阳,不会再有另一个人比他更宠爱龙葵了

最后表白一下我最喜欢的小破葵

【无题】BOY允 第一二回

*OOC有
*有前世的设定
*小学生文笔
*甜or虐自行判断
*关于允粑粑的眼镜我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

———————第一回——————
        某个靠海小渔村里有一位少年,他不输少女的清亮歌喉在渔村里人人皆知,少年自打出生以来便身体脆弱,无法打渔,只能日日待在家中度日。
        一日夜晚,少年睡不着便从家中偷跑出来跑到海滩上坐着,伴着星光和海水,少年静静的歌唱着,美妙的歌声不断传出,传到了上界一位神的耳朵里,那神乘着翅膀飞下来降落到少年身后,巨大的翅膀扇起风,刮起少年的衣服,那少年站起身,转过头发现了神。神笑笑走向他,身后的翅膀被收起来,神站到少年面前,伸出右手抚向对方的脸颊。
         “你是个特别的人偶呢”
        这是神对少年说的第一句话,少年被神的光辉吸引着,离不开对方的面孔。“继续为我歌唱怎么样。”神说。少年听话的继续歌唱着,少年的眼睛慢慢闭上,两手交叉合起放到胸前,静静歌唱着。一曲完毕,少年睁开眼睛,神还在他面前。
       “你唱的很好听呢,请以后继续为我歌唱好吗。”神说着,少年笑了,坚定的点了点头,神后退几步,放出巨大的翅膀,卷起一阵风,吹乱少年的头发,“再见了。”神说完向上飞去,少年站在原地,回忆着神的模样,过了会儿便回了家。神站在上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强大有力的翅膀上尾端多了些墨的色泽。
        此后,少年天天晚上来到海滩边为神歌唱,他期待着神对自己的夸奖,每当歌唱时,神便会站在少年身后静静聆听,一曲结束便会鼓鼓掌后飞回上界。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在少年18岁生日的前一天晚上,神没来,少年不知疲倦的歌唱直到太阳升起,到清亮的嗓子渐渐沙哑,神还是没来,少年流下一滴眼泪,不停的歌唱,直到嗓子再也发不出声音,少年倒在了地上,死在18岁生日那一天。那一天晚上,天上的一颗星星随之坠落消失。
       少年睁开眼时,他身处地狱,背部酸痛不已,少年尽力站起身,发现了前方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有着同样强有力的白色翅膀。那人扭过身子,就是神,陪了少年三年的神。“我们终于见面了啊。”神说着向少年敞开怀抱。少年忍着背部的酸痛,跑过去扑到神怀里,“已经没事了,我会永远陪着你的,永远。”神闭上眼睛对少年说,背部的翅膀环住了神和少年,但是翅膀逐渐被墨色侵蚀,直到翅膀已完全变成了黑色。神把头靠在少年的头上,嘴边勾起一抹笑意。
——————第二回——————
        允星河再次从噩梦中惊醒,他揉了揉太阳穴,摆起身后蓝色的鱼尾离开了房间,来到一大块美丽的珊瑚礁前的石头上坐下,隐藏起来的小鱼们游出来,来到允星河的面前逐个亲吻对方的脸颊,“谢谢你们。”允星河淡淡的笑着说。“王子殿下不用谢我们的。”带头的小丑鱼说着,“您又做噩梦了吗?”“是的。”允星河回应着,眼神却没有离开过上方的水面。“你们...能替我和祖母还有姐姐们和父王那里保密吗?”允星河问着。“当,当然可以了王子殿下。”小丑鱼说着。
        允星河听完便摆着蓝色的鱼尾游上去,浮出了水面,允星河照了一块较为平整的礁石坐上去,鱼尾离开水面便化为一双白净的腿,放在礁石上。允星河看着天上一轮完整的圆月,和波光粼粼的海面,便敞开歌喉歌唱着,允星河没有注意,自己的后方的远处停着一艘航船。
       船的甲板上站着船的船长王瀚哲,他正用望远镜四处巡视着,无意间发现远处礁石上坐着的允星河,便静静聆听着他的歌声,歌声仿佛消除了王瀚哲一身的疲劳,使他一身轻松。过了一会儿,王瀚哲回过神来,允星河已经不见了,他用望远镜四处寻找还是没有结果,王瀚哲只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王瀚哲把这件事告诉了船上的副手
               “据说,人鱼一族的歌声是最美妙的。”
         副手这样给王瀚哲说,王瀚哲思考着:“那个少年,难道真的是人鱼吗?”与此同时,深海帝国中,允星河和五个姐姐围坐在慈祥的祖母身旁,“祖母,人类是怎样的呢?”允星河问道。“人类是脆弱的生物,他们的寿命很短,只有一百多年,人类也是脆弱的生物,小小的风暴便可摧毁一个村庄,他们得上疾病而死。”祖母回应着允星河。“人类很脆弱呢。”允星河自言自语道。
        又是一个夜晚,允星河偷偷溜出宫殿,再次浮上了海面,来到了昨晚的礁石边上再次坐上去,只不过因为涨潮,水没过他的一部分鱼尾,使它无法变成双腿,允星河用鱼尾轻轻拍打着水面,再次歌唱,唱到一半时,一个模糊的影子钻入允星河的脑海,“那是...谁?”允星河喃喃到。脑中的影子展开类似于翅膀的东西,“是...天使吗?那是谁?谁?!”允星河的声音逐渐颤抖,脑中的影子逐渐扭曲,允星河一瞬间脑袋空白从礁石上摔下去,掉进海里,渐渐下沉,最后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
        当允星河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五位姐姐的脸庞,允星河坐起身,“我...在哪儿...”允星河木纳的说着。“星河你终于醒了!”五个姐姐异口同声的说着围上去。“我在...宫殿里?”允星河右手撑着脑袋,痛苦的闭上眼睛,“被尘封的东西已经要觉醒了,我终究不能逆天改命。”海底巫婆淡淡的说着,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海底帝国的宫殿。

“你看,有流星!”
“你知道吗,据说每有一颗星星坠落,便代表一位圣洁天使的堕落呢。”

深夜悄咪咪发文,我又给自己挖了个坑´_>`
这篇应该会比较快更新,因为灵感比较多(´∀` )

【不明白】电波男设定 二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电波男有私设

       允星河趴在办公桌上出神,窗外的天空有些阴沉,允星河瞄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快下班了啊....”他静静的想着,眼神不知何时瞄到了王瀚哲单独的办公室上,屋里的窗帘有些拉开,从允星河的角度可以看到一点屋内的样子,包括工作中的王瀚哲。允星河呆呆的从缝隙看着他,看着他伸了个懒腰,然后看了下手表,最后把目光转向了看着他的允星河,淡淡的笑了。两个人默默的注视着对方,允星河眨了眨眼睛,把头深深的埋到胳膊里,王瀚哲也回过神来,继续进行工作。
        下班了,允星河站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准备离开。天阴的更厉害了,在允星河踏出公司的大门时,他抬起头,看着阴沉的天,一滴雨滴到他的脸上,“要下雨了。”他默默的说,随后慢慢的朝家的方向走去,没走多久,雨便倾盆而至,行人们有的打起了伞,有的则快步走向家,而允星河只是静静的被雨水拍打,当他到家时已经是全身湿透了,他轻轻从玻璃罐里拿出一颗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随后拿出毯子直接裹住自己和湿透的衣服躺到沙发上调着电视的频道,他在不知不觉中在沙发上睡着了,再次醒来时,允星河裹紧了毯子,“冷....”他小声的说,允星河的头昏沉沉的,想站起来时却跌倒在了沙发上。允星河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吗……”
        “叮”的一声从手机里传来,刚刚冲了一个澡的王瀚哲走出浴室,一边擦拭头发一边拿起手机查看,是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请假」
王瀚哲看着那个号码,一个人的脸出现在脑海,他敲击键盘回了一条信息
『是允星河吗?』
「嗯」
       他看着简短的信息,朝号码打了过去,“喂。”熟悉又无力的声音传到王瀚哲耳边,“我是王瀚哲,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呢?”“名片...”“噢噢,你为什么要请假。”“淋雨了,身体动不了,要休息。”“家里…有人吗,有没有药。”“都没有。”“你家在哪里。”王瀚哲冲允星河问,他写下对方说的地址随后挂了掉了电话,王瀚哲穿好衣服,走出了家门。王瀚哲朝着允星河说的地址走去,经过药店时顺路买了些药品。
       “咚咚咚”的敲门声使允星河回过神,他艰难的扶墙站起身去开门,站在门口的正是王瀚哲,他有些迷糊的说了一声进来吧便向后倒去,王瀚哲及时扶住他后关上门,把允星河抱到沙发上,“你怎么....过来了。”允星河裹住毯子说,“担心你啊。”王瀚哲淡淡的说,伸出手摸向允星河的额头,“你发烧了,淋了雨回家没换衣服吧。”“嗯...”允星河回应着。王瀚哲接了一杯热水,拿了两片退烧药,递给允星河,“先把药喝了,然后去泡个澡换身衣服吧。”允星河乖乖喝完了药,在王瀚哲的搀扶下走进浴室。在他洗澡时,王瀚哲才坐到沙发上仔细观察允星河的家,他的家里有个大柜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糖罐,还有一些杂乱的信纸,虽说不太整齐,看起来却十分的温馨。
        允星河洗完澡就裹着毯子缩到沙发上,和王瀚哲开始闲聊,在王瀚哲滔滔不绝的说着时,他突然感觉一个重物压上肩膀,他一看,是允星河睡着了倒在他的肩膀上,王瀚哲看着睡着的允星河,轻轻摘下他的眼镜放到桌上,又摸了摸他的头发,小声的说:“晚安。”然后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留下一个吻。

军训时因为下小雨了而产生的一个脑洞(。・ө・。)
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写了文笔有些生了,文笔不好望原谅´_>`

最近要去军训啦,可能更新会比较缓慢,望谅解哈|ω・`)
(顺便抱抱第一天就中暑晕倒的自己´_>`

又是文章预定|ω・`)

赤花症设定有些不一,选了一个比较多的人认同的设定,如果跟你知道的不一样请见谅。

赤花症:得了赤花症之后花朵会在脑袋里生根发芽,右眼的视力越来越差,过一段时间,眼里便会长出一朵花来,解除方法是被喜欢的人憎恨,否则最后患上赤花症的人会被眼中的花朵占领全身并死亡。

长短未定,后续看脑洞,虐文预定(´°̥̥̥̥̥̥̥̥∀°̥̥̥̥̥̥̥`)

「不明白」BOY允 电波男设定

*OOC预警
*电波男设定,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注意

       夜深了,繁华的城市也安静下来了。王瀚哲陪一个客户吃完饭谈完生意后决定走路回家,路灯亮着,只有蟋蟀的声音不时在路边的小草丛里响起。王瀚哲拿着西装的外套在路上走着,只见不远处一个瘦小的身影坐在路边,王瀚哲走近了发现是允星河。允星河的怀里抱着一罐东西,安静的坐在路边,抬头看着从树叶缝隙中露出的一小部分天空。王瀚哲走到允星河的旁边坐下,转过头看着发呆的允星河,“你在干嘛。”王瀚哲问了一声。允星河回过神来,低下头看着一旁的王瀚哲,“没有。”允星河淡淡的回应。“你怀里抱的是什么?”“糖果。”
        允星河露出怀中一玻璃罐的糖果,伸手拿出两颗糖,剥开一颗放进嘴里后把另一颗糖递到王瀚哲面前,说道:“你要吃吗。”王瀚哲接过糖,放到口袋里,“我一会儿吃。”王瀚哲看着允星河,“你好像叫允星河是吗。”“嗯。”“工作还顺利吗?”“还可以。”允星河低下头看着路面,又拿出一颗糖吃。“为什么你要坐在路边吃糖而不回家呢。”“只是因为我想而已。”允星河说完拿起糖纸放在路灯的光下看。“早点回家哦,我回去了。”王瀚哲站起身准备回家时,一如往日揉了揉允星河的头发,允星河坐在路边,手指触碰着王瀚哲坐着的位置,淡淡的温度传到指尖,允星河收回了手,慢慢抱着糖罐站起身,看了看王瀚哲走向的地方,随后朝自己家走去。
        回到家,允星河怀中罐子里的糖只剩下一半了,他把糖罐放到柜子上后走进浴室,放好水后,允星河坐进允星河,让水覆盖到他的脖子处,他摘下眼镜,把头埋到水里,让热水淹没他整个身体,过了一会儿,允星河抬起头,手指指着心脏处喃喃道:“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第二天,允星河抱着一罐瑞士糖走进公司,他来的很早,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来,允星河走到位置上,把罐子放下,拿出一颗糖吃起来。“吃太多会长蛀牙的。”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允星河抬起头,是王瀚哲,“不会的。”允星河说着拿出一颗糖递出去,“要吃吗。”王瀚哲笑了一下,看着允星河手心里的糖,伸出手拿过来,“来的很早呢。”“在家呆着没意思。”“今天也要努力喔。”王瀚哲说完抚平允星河头上一根翘起来的头发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今天的工作允星河又提前完成了,他的办公桌在角落,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很奇怪,允星河时不时能听到“电波男”“怪人”等字眼,他从初中就已经习惯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变化。允星河把自己缩在椅子上,头靠着膝盖,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过了一会儿,允星河转过头,看到王瀚哲正在与一个经理谈事情,嘴角挂着微笑,允星河愣了一会儿,拿出铅笔在纸上开始描绘,没过多长时间,允星河画完了,纸上画的是王瀚哲,允星河把纸轻轻折起来放进包里,拿出糖开始吃。
        另一边,王瀚哲坐在办公桌前,他伸了伸酸痛的胳膊,“终于把这个大客户解决了。”王瀚哲看着桌子上允星河给的糖,笑着剥开放进嘴里,“很甜呢...”王瀚哲站起身走到玻璃前轻轻拉开一点窗帘,看着发呆的允星河,笑意更深了。
        电波女(男):意指难以沟通,我行我素的女性,同样为日本男性对女性所使用之歧视用语.此类型的女性当她的兴致一来,做事可以轻松达到比预想还好的成果,但有时又会突然陷入郁郁寡欢的情境当中,常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也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真的有后续了哇´_>`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想到什么写什么◐▽◑

BOY允 一篇脑洞文,长短未定「无题」

*OOC有
*电波男设定
*小学生文笔有
又是听歌产生的脑洞,写的乱七八糟的一篇文。

        “他太安静了。”这是幼儿园老师对允星河的评价。允星河这个孩子从小不像其它同龄人一样总是撒娇哭闹,他总是安静的拿着画笔在纸上画画,上了幼儿园也只是默默的坐在一边玩玩具,就算有的孩子抢走他的玩具,允星河也不会哭,而是去玩别的,这也使父母十分担心他。
        上了初中,允星河的沉默不语和难以沟通成为了班里同学排挤他的原因,允星河的位置在角落,没有同桌,同学之间的冷暴力并没有影响允星河,他的成绩很好,还是那么安静。
        长大后,允星河独自来到陌生的城市,找到公寓住下。夜晚的城市,人们都已经回家休息了,只有一小部分小摊亮着灯。允星河走出公寓,街上一辆车也没有,他搜寻着附近的药店,他的膝盖受伤了。走进药店,麻利的找到消毒水和绷带,结账,走出去。“嘶...”膝盖的伤痕蹭着裤子使允星河倒吸一口凉气,他直接坐到路边,卷起裤子准备处理伤口。允星河看着路灯照耀下的消毒水,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去了。
        这时,一个西装打扮的人走过来,拿起允星河手中的消毒水,打破了他的想象。允星河疑惑的看着眼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你的膝盖伤的很严重哦。”那人说着卷起袖子,打开消毒水替他处理伤口,“我这人就是喜欢多管闲事啊。”那人轻轻替允星河的伤口消毒上绷带,允星河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好了,你也赶快回家去吧。”那人说着笑了一下,揉了揉允星河的头便走了。允星河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他捡起那人掉在地上的名片,“王瀚哲...”允星河轻轻念出上面的名字,腿上还遗留着王瀚哲淡淡的体温。
        第二天,允星河简单收拾了一些来到名片上的地址,一个很大的公司,正在招人。允星河把名片放入口袋走进去,“允星河先生,您是来应聘的吗。”一个女生问,允星河点点头,“好的,请跟我来,现在有实习生一个简单的培训。”女生带着允星河来到一个地方,已经有一部分人在了,应该都是实习生。没过一会儿,一个类似经理的人走过来,大家连忙站好。“一会儿呢,总裁会过来查看你们的素质,你们要好好表现。”话音落下,一些女孩子便拿出化妆品补妆,希望得到总裁的注意。允星河站在一边,想起名片上的介绍,“总裁...就是那个人吗?”允星河在心里想。“快看!总裁过来了,就在那儿!”一个女生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可惜允星河的注意力已经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了,走过来的总裁,正是王瀚哲。他身上穿着得体的西装,高挑的身形更是让女生们犯花痴。
        王瀚哲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边上发呆的允星河,他无视了抛媚眼的女生们,朝允星河走过去,“是你啊,你也是实习生?”王瀚哲问到。“嗯?”允星河的思绪被拉了回来,映入眼帘的便是王瀚哲的脸庞,“是。”允星河轻轻回应了一声。“你要加油哦。”王瀚哲笑了一下,跟昨天晚上一样揉了揉允星河的脑袋。允星河再次感受到了女生们投来的嫉妒的目光。
        允星河虽然是第一次工作,但是经理安排的一些任务完成的很轻松,工作成果完美的让经理都怀疑他是不是曾在某五百强公司工作过。于是允星河很快就度过了实习期,他正式成为一名员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来这里工作,大概...是因为某个人吧...大概...
       电波女(男):意指难以沟通,我行我素的女性,同样为日本男性对女性所使用之歧视用语.此类型的女性当她的兴致一来,做事可以轻松达到比预想还好的成果,但有时又会突然陷入郁郁寡欢的情境当中,常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也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填坑´_>`
又是一篇脑洞文,网易云音乐给我的日推歌曲其中一首产生的梗,网易云音乐真是个好东西。

BOY允【夏夜祭】甜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除妖师王瀚哲X九尾狐允星河
你要相信我这不是虐
听歌听出的一个脑洞,乱七八糟瞎写的玩意儿

        身穿和服的少年坐在高高的树上,身后的九条尾巴和头上的耳朵轻轻摆动,眼睛眺望着远处热闹的夏夜祭,喃喃道,“真想去呢。”“想去就去吧。”一个年老的声音响起,“你应该去见见世面了。”“真的吗,谢谢爷爷!”少年惊喜的对站在不远处台阶上的老人说。
        “你要注意隐藏自己耳朵和尾巴。”老人伸出手凭空变出一个狐狸面具递给少年,少年轻轻接住面具带在脸上,随后轻盈的从树上跳下,随之消失在了茂密树林间的小路上。
        少年站在小路的尽头,把面具推倒头上,看着自己心中期盼的夏夜祭就在前方,激动的想要跳起来,他重新把面具带好走进热闹的人群。少年四处逛着,夏夜祭的大家都带着各式各样的面具,穿着和服浴衣在夏夜祭里尽情玩耍,正当他逛时,不知被谁一撞,失去了平衡,身体向前倒去,本以为会摔倒在地上,却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唔...”少年推起脸上的面具,抬起头,接住自己的人的面貌便映入眼中。“你没事吧。”那人说着扶起倒在他怀里的少年。“没...没事。”“我叫王瀚哲,你呢。”“我叫允星河。”叫允星河少年小声的回答着。
        “烟花要燃放了。”王瀚哲抬头看向天空。这时,一束光升上天,在天空炸出美丽的烟花,烟花还在不断燃放,允星河有些看呆了,“好漂亮啊。”允星河激动的说。“你第一次来夏日祭吧。”“嗯...”“我带你去玩吧。”王瀚哲拉起允星河的手腕,给他介绍了各种东西,玩的很开心。
        夏夜祭要结束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允星河笑着说完便带着王瀚哲离开了夏夜祭的场地。允星河带王瀚哲来到一小片湖边坐下,“这里很美吧。”允星河坐在湖边看着天上的星星,他的脸因为喝了一点酒的缘故有些发红,王瀚哲似乎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星辰。“的确很美。”王瀚哲淡淡的说。“唔...”允星河轻轻哼了一声,倒在王瀚哲的肩膀上,因为酒的缘故睡着了。“喝醉了吗。”王瀚哲看着允星河,他的耳朵和九条尾巴不受控制的露了出来,王瀚哲一点也不惊讶,他把允星河背到背上,走在林间幽静的小路上,允星河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手中还提着他捞到的红色金鱼。
        “下次夏日祭,还要一起去哦。”允星河迷迷糊糊的说着,狐狸面具还挂在他的头上。“好。”王瀚哲答应着。不远处,一位老人站在那里,王瀚哲走过去,把允星河交给他,“你是王家的吧。”“是的。”王瀚哲笑着回应。“你的家族都是很好的除妖师,你可不要辜负你父亲的希望。”老人和蔼的说。“爷爷,我明白。”“星河这孩子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孩子,你也早些回去吧。”“嗯。”王瀚哲看了一眼睡着的允星河便离开了。回家的路上,王瀚哲轻轻说,
“下次夏夜祭,绝对要一起去。”

非常非常乱
总之王瀚哲的家族世世代代的除妖师,不过是只除坏妖,像允星河的好的九尾狐族不会杀,并且与他们一族有很深厚的情谊。
这个设定一改就可以变成虐了,所以......嘿嘿....